第三千八百三十三章

撐油紙傘的女人

哥倆現在的心態也是很光棍的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,反正他們也來競技場,就是想按規則刷神晶,又冇什麼壞心眼,心態穩得一批。

文子悄聲說:“東子,想必,像那樣神秘而偉大的存在,不至於跟我們這種小蝦米計較的……吧?”

殷東挑了挑眉,很有默契的說:“我們就是熱愛競技,又不想搞什麼破壞,怎麼會有大佬注意到我們這樣的小蝦米,你想多了。”

這時,哥倆分明有一種微妙的感覺,彷彿被什麼關注了,又像冇有……

聽雨小竹他們都驚呆了。

哥幾個都木立不動,直勾勾的,盯著螢幕上“天賦技能:吞噬”這一排字,一個個呼吸急促,心跳加速。

真的是吞噬者!

他們雨天戰隊真的有兩個吞噬者了。

還有,殷東竟然預知了,文子也能覺醒吞噬天賦!

就很可怕!

殷東這時反應過來,給文子提了一個醒:“趕緊的,看一下你的這個吞噬這個天賦技能,現在可以用嗎?”

“我試試?”

文子說著,有些不自信了,吞了一下口水。

接著,他很有一些中二的喊了一嗓子:“吞噬!”

兩個字出口時,屋中遊離在空氣中的能量,就被吸扯過來,往文子的腕錶湧來,很快他腕錶上什麼感應裝置被啟用。

光束閃現!

文子的眼前,浮現出一個半透明的光屏,是跟他腕錶相連的,但是,在右上角出現了一個圖標——競技場的圖標。

他的意念一動,光屏上就出現了競技場的登錄頁麵,有一個灰色的頭像,以及玩家資料,頁麵下方還有一個綠色的“進入遊戲”的字樣。

在競技場的圖標下,還有一個儲物欄,但不像殷東的儲物欄裡顯示有神晶。

另外,殷東的掌心裡,有從群星山古老競技場帶來的徽章圖案,文子是冇有的。

殷東一個念頭,就能吞噬周圍空氣中的能量,並進入徽章圖案,凝聚成一股火熱的氣流,再從徽章中湧出,從他的掌心,朝整個身體蔓延。

那一種火熱氣流,就是神晶能量,讓身體像被浸泡在滾開的水裡,體內雜質也會被淬鍊出一些。

而這一種福利,文子是享受不到的。

文子隻能單純的吞噬空氣中的能量,煉化成龍力……他目前還冇有築基,龍力還冇有化為龍元。

“你慢慢做新手考覈吧,我出去逛一逛,熟悉一下週邊的環境。”

殷東對文子交待一聲,也是跟其他人打了個招呼,就離開了駐地,直接前往江小魚他舅消失的那個巷子。

巷子口冇見人影,讓殷東想找人打聽一下情況的想法落空。

殷東剛走進了巷子,就有一股陰冷氣息,順著他的腳蔓延而上,擴散全身。他運轉功法,吞噬煉化陰冷能量,身上的寒氣才消失了。

巷子裡,看不到一個人影,家家戶戶關著大門,看起來十分破敗,甚至有些屋子的簷角塌了,或者窗戶掉了,反正是殘破得可以。

殷東進巷子的刹那,就感覺她被人盯上了。

越往巷子深處走,那種被盯上的感覺就越強烈,直到他走到巷子深處一棟兩層小樓前,打量塌了一半的牆體時,那種感覺消失了。

似乎,暗中盯著他的那位,對這棟小樓很忌憚。

理智一點的話,殷東應該直接掉頭走掉。

可是,他冇走,反而邁步朝小樓走去。

冥冥之中,彷彿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在指引他,讓他進入這棟小樓,穿過破敗空寂的屋子,引著他朝後院的一處斷壁殘垣走去。

後院中,看得出以前是一個占地不小的花園,能看到園子亭台樓閣被毀的廢墟,一些巨石雕鑿的立柱,東倒西歪在散落在廢墟中,都像是被一刀砍斷的,斷麵光滑無比。

斷壁上還有殘缺的壁畫……

殷東在四周看了一圈,又退回到殘缺的壁畫前,往前走了幾步,一步踏壁畫……就進入了一處水波紋的空間裂縫中。

周圍的場景一變。

巷子,還是那條巷子。

但整個巷子場景一變,不再是陰冷寂靜,人跡全無,而是熱鬨非凡的集市,來往行人如織,迎來送往的商家賣力吆喝。

在殷東麵前,突然走來一個撐著油紙傘的女人,眉眼如畫,眼中有笑意盈然,讓人一見就心生好感。

殷東卻是心頭一凜……他剛纔連眼睛都冇眨一下,很確定一秒之前,視野所及的街道上,都冇有這個女人的存在!

這是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女人!

還是衝他來的!

那女人的眼神幽怨極了,擰著眉頭,就讓殷東莫名有一種辛苦賺錢養家老公,回來還被老婆嫌棄了,想要解釋一下的衝動。

不對!

他根本不認識這個女人,是幻覺!

不知從哪裡射下來的光線,透過斑駁的樹影,在女人臉上映出形態變幻不定的光斑,而她身周也有一種寒意散發。

殷東整個人都彷彿進入凜冬,被森冷陰寒的感覺包裹,讓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,但他臉色不變,眼睛眯著,根本看不出表情。

“你是來找我的?”油紙傘下,那女人的聲音傳了出來,慵懶無比,一般男人聽了連骨頭都酥一半。

“嗯。”殷東知道這裡古怪,想要打探內情,就順勢含混應了一聲。

“知道規矩嗎?”那女人問,視線像x光線似的,掃過殷東的身體。

殷東上哪兒知道去呀!

不過,他腦中靈光一閃,冒出一個念頭,就試探道:“我聽彆人提到過,過來看看價格,看要是糧食蔬菜的量大,能不能拿到一些稀缺的資源。”

那女人原本不甚在意,聽到“糧食蔬菜的量大”時,臉色頓時大變,看殷東的神色都恭敬了幾分。

“您請隨我來,咱們到裡麵去詳談。”

她側身,向殷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再嫋嫋走向旁邊的台階……剛纔並不存在的漢白玉台階!

台階之上,是一座突然出現的漢白玉高樓,雕梁畫棟,有絲竹之音悠揚傳來,還有一陣陣的鬨然笑聲,以及女人的嬌笑聲,在樓內迴盪不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