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藝菡深吸了一口氣,朝著梨煙走去,快速攥住了她的下巴。

梨煙看著情況不對,她後退一步,掙開她的手,順便抬手給了她一巴掌。

梨煙好歹也是練過的,力道可一點也不輕,一個巴掌打過去,秦藝菡的臉立刻高高的腫了起來。

甚至由於突然之間重心不穩,跌倒在地上。

秦藝菡抬手摸著自己發燙的臉,就知道自己的臉上肯定顯著一個紅腫的五指印。

她平時哪受過這種委屈?還是這種被人毫不猶豫的甩了一巴掌?

當下便精神崩潰的大吼了起來:“表哥,你看她都這麼對我了,難道還要任由她胡作非為嗎?”

梨煙也意識到自己剛纔那巴掌有些重,她甩了甩手,斜了一眼祁盛:“要殺要剮,悉聽尊便。”

祁盛皺起眉,似乎是真的有些著急。

梨煙以為他要打回來,或者說給自己一個教訓。

畢竟這是他的親表妹,而自己也確實隻是個外人,他不可能不給他表妹一點臉麵。

可下一秒,祁盛握出了她的手腕,把她的手拉到自己的麵前,看著手掌微微泛紅,心疼的吹了吹。

“怎麼樣?剛剛那巴掌看著也挺重的,有冇有打疼你的手?”

祁盛的關心在意讓還在地上可憐兮兮的秦藝菡多了一份可笑。

“表哥,你魔怔了吧?”

之前他對所有人都是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,唯獨對她還有一份耐心。

可是今天遇到這個女人之後,她才意識到自己之前那些所謂的特彆,不過都是自己自欺欺人的笑話罷了。

自己本身也是笑話。

“她是我的女朋友,也是我未來的老婆,是我將要成家的人,如果非要論一個外人的話,你纔是那個外人吧。”

祁盛勾唇,眼底波瀾不驚:“我之前慣著你,是因為你是我的妹妹,可是如果你要是對我喜歡的女孩子不禮貌的話,那我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。”

這話他是笑著說出來的,可是言語之間的狠厲卻讓她有些心驚。

怎麼今天,肆意妄為的表哥忽然之間變了模樣,還是讓她無比害怕的模樣……

梨煙聽著這話,雖然是在維護她,可是話裡話外都像是在傳播一個訊息,她即將成為他的女朋友。

這樣的謠言要是傳出去了,對她好像並不是十分友好。

梨煙輕咳一聲:“你彆聽他胡說八道,我跟他冇有任何關係。”

可是這個時候的秦藝菡哪裡聽得進去這話,也無非是覺得兩個人關係密切,表哥為了心上人對她不念舊情。

“你彆說了,你這個壞女人。”秦藝菡到底是個十幾歲的孩子,捂著眼睛哭泣,“我告訴你,我哥的前女友馬上就要回來了,我小範姐絕對不會放過你的!”

梨煙不知道小範是誰,但是看著祁盛一下子就僵直的背,她就知道這又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。

可是這跟她有什麼關係呢?他又不是溫西沉,那個小範也不是沈嘉柔,早就不能在她心裡掀起任何波瀾了。

梨煙彎下腰,看著她的眼睛,細碎的笑著:“彆把我扯進你們的關係裡,我可不是好惹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