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n小說網 >  陳黃皮葉紅魚 >   065

宇文強的手下告訴他,林薔跑去見墨客了。

看吧,我的最強擋箭牌已經迫不及待得主動上線了。

宇文強愣了片刻,方抬起眼皮看向了我。看他的樣子就知道,他定然是開始懷疑自己的判斷了。

畢竟在他的心裡,我有七成可能是墨客。

但現在卻又出現了一個墨客,這讓他頓時有些拿不定主意了。

他低聲道:"有何憑證?"

那人立刻拿出一個手機,給宇文強播放了一段視頻。

宇文強看完以後,再次看了我一眼。對我的猜疑瞬間降低了不少許多。

他淡淡道:"既然如此,最近陳神醫就暫住在我府上吧。待我兒恢複,你便可離開。"

說完,他又交代下人好好伺候我,然後就離開了。

我知道,他是去確認假墨客的身份去了,不過既然宇文護敢讓宇文乾變成我的樣子。想必這個"假墨客"也不會出任何的紕漏。

而有了他,想來我想暴露都有點難。

這時,宇文大少湊過來,道:"陳神醫,我爸真的再施兩次針就好了?"

我微微頷首,他頓時笑出聲來,道:"這下子,其他幾房怕是高興不起來了。嗬,想搶走我宇文毓的位置?也不看看他們有冇有那個富貴命!"

宇文毓的話音剛落,從外麵就走進一個人來。

我抬眸望去。那人正是宇文護。

宇文護明顯聽到了宇文毓的話,眼底劃過一抹戾氣。但宇文毓顯然毫無所覺,看到他後便走上前去,陰陽怪調道:"三叔怎麼來了?"

宇文護冷淡道:"我是你父親的弟弟,來看看你父親,有何不妥?"

宇文毓顯然不喜歡宇文護,說話也夾槍帶棒。絲毫不讓:"三叔彆怪我說話難聽。陳神醫說過了,我父親之所以如此乃是中了奇毒。這事兒是誰乾的,雖還找不出來,但總歸麼也就那麼幾個人。"

"我雖然不能確定是誰,但在查清楚凶手是誰之前,三叔您也脫不了乾係。我為人子,怎麼可能放一個嫌疑犯接近他?三叔,還望您體諒我。"

宇文護沉聲道:"你這話什麼意思?難不成你覺得我這個已經無子的孤寡老人,還會對那家主之位有何幻想嗎?"

聽到這話,宇文毓卻冇有絲毫收斂,道:"咱們的壽命那麼長。死了一個兒子罷了,三叔若是想。還可以有很多兒子。我怎麼知道,您會不會為了未來的兒子們,去搶那個位置呢?"

宇文護聽到這話,頓時憤怒甩袖而去。

宇文毓在他的身後。漫不經心道:"三叔慢走,侄兒就不送了。"

待宇文護走出多遠後。他立刻啐了一口口水,嫌惡道:"窩囊廢。"

我看著他。再一次感慨這豪門大院,果真是自古以來都親情淡薄。人心冷漠。

看著遠去的宇文護,和囂張跋扈的宇文毓。我頓時心生一計。

我給雄奇使了個眼色,藉口自己要去逛逛。便離開了房間。

雄奇則在此時攔住了宇文毓,告訴他自己偷聽到了宇文強的講話,這直接勾起了宇文毓的興趣,也讓他冇有追上我來。

我剛出去,就再次和滿院子的改造人產生了聯絡,我立刻給他們釋出命令,讓他們幫我遮掩行蹤,然後就追上了宇文護。

此時宇文護正經過一處花園,前往自己所住的偏院。

當他看到我不知何時竟堵在了偏院門口的時候,頓時有些意外,隨後便語氣不善道:"陳神醫,你這是作甚?"

我道:"堂堂宇文家的三大少,卻淪落到被自己的侄子隨意嘲諷,真可憐。"

宇文護抿了抿唇,冷聲道:"滾出這裡,否則我不介意殺了你!"

我自然知道,他的實力其實很強,但想要強過我還是有些困難的,何況,他還要複仇,在這之前,他必須隱忍。

我就那麼看著他,自信的樣子讓他都有些懷疑人生。

半響,我指著外麵,道:"今日,你這侄子因為一己私利,讓大街上殘肢斷骸滿地,血流成河,多少百姓無家可歸、妻離子散。"

宇文護這才意識到我要說什麼,不禁有些期待道:"所以?"

我笑了:"所以,要不要送你那小侄子一程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