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n小說網 >  服軟趙平津 >   697

“不嘚瑟了?你之前在人家跟前嘚瑟的,我都要看不下去了。”

“不嘚瑟了,女人懷孕真的太辛苦了,我在外麵嘚瑟,你在家裡受罪,我還是人嗎。”

徐燕州輕輕抱住她:“咱們生完這一次,真的再也不生了,管她男孩女孩,都無所謂,這輩子,就咱們一家五口了。”

季含貞是提前剖腹的,她很幸運,這一胎是龍鳳雙胎,她和徐燕州商量的,讓男孩做了哥哥,那個小女寶寶,就做了最小的妹妹。

生產後的第二天,許禾趙平津簡瞳薑昵都早早去了醫院。

雖然徐家早就準備妥當了孩子們需要的一應物品,但許禾還是給季含貞和兩個寶寶都準備了見麵禮。

薑昵財大氣粗直接送了兩套金飾,還有兩套金筷子金碗等等等。

簡瞳也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買了最好的嬰兒用品,大家都知道她的條件,冇人會嫌棄她的禮物太輕,季含貞甚至在收到後,直接讓保姆去把那些東西清洗乾淨,然後給這對兒小兄妹換上了。

許禾幾人都圍著季含貞,她剛纔已經下床走了幾步,隻是人看起來還是十分的虛弱。

徐燕州一直都守在她身邊,甚至冇顧上去看那對新生兒。

鳶鳶和康寶柚柚都圍在小床邊。

他們都是第一次見到雙胞胎,還是龍鳳胎這樣稀罕的,一個個都好奇的不行。

哥哥還是稍微比妹妹強壯了一點點,脾氣好像也更大一些,喂他喝水的時候,稍微慢一點就要咧嘴哭。

妹妹卻很乖,吮著自己的大拇指睡的很香。

“他們真的長的一模一樣啊。”柚柚已經是第三次發出感歎了。

“其實新生兒都長的差不多的,你們小時候也是這個樣子呀。”

保姆和護士一邊給兩個小傢夥換尿布,一邊笑著對幾個小朋友說道。

“趙哥哥,你小時候也是這樣的嗎?”

柚柚歪著頭,好奇的看著自己心裡無敵帥氣的康寶。

不知什麼時候,柚柚對他的稱呼已經從康寶哥哥變成了趙哥哥。

許禾聽到柚柚問,立刻拿出手機找康寶小嬰兒時候的照片:“柚柚來看,康寶小時候的照片我這裡很多呢……”

柚柚正要過去,康寶卻快她一步先跑去了許禾跟前,捂著手機不肯讓柚柚看。

那可是很私密的照片呢,哪能讓小姑娘看他不穿衣服的照片。

許禾還冇說什麼,柚柚卻已經乖乖站住了:“禾兒姨姨,趙哥哥不願意,柚柚就不看。”

康寶的神色這才放鬆下來,他鬆開手,讓許禾把手機關掉,這才走過去拉起柚柚的小手:“柚柚乖,哥哥給你糖吃。”

柚柚被他牽住小手,笑的乖巧又可愛:“趙哥哥,還是甜柚味兒的糖嗎?”

康寶捏捏她軟軟的小臉:“對,還是甜柚味兒的糖,柚柚最喜歡的。”

柚柚立刻開心雀躍的蹦起來:“趙哥哥,你最好了,你是最好最好最好的哥哥……”

許禾和簡瞳不由得相視一笑,這還真是一物降一物。

柚柚平時在父母麵前還是有點小淘氣的,雖然她真的已經很乖很乖了,但是小孩子嘛,總是會有點小脾氣小頑劣。

但柚柚在康寶麵前,就像是個棉花做的小人兒,半點脾氣都冇有,乖的就像個洋娃娃。

許禾卻因此越發心疼柚柚,總覺得自己兒子好像就仗著人家柚柚聽他的話,多多少少有點欺負人家小姑娘。

雖然現在看起來,康寶對柚柚很疼愛很縱容,但是因為柚柚的過分乖巧和聽話,康寶的占據上風,總讓人有些先入為主的想法。

不過許禾還是很瞭解自己兒子的,也能看得出來,比起鳶鳶這個大姐姐,康寶顯然和柚柚更親近,也更喜歡柚柚一些。

而柚柚的性格和模樣,都是許禾最喜歡的那一種,天真,爛漫,乖巧而又貼心。

如果將來兩個孩子能在一起的話,也是一樁美談吧。

畢竟康寶無論如何都會待柚柚極好極好的。

但讓許禾萬萬冇想到的卻是,長大後的孩子們,雖然仍和小時候一樣親密,形影不離,但有些事,卻也悄然的變了。

柚柚出落的漂亮可愛,性子依然帶著點小小的羞怯和內斂,而康寶,卻是讓她和趙平津愁的頭髮都要白了。

他十來歲時曾出過一場很嚴重的車禍,雖然性命無礙,也冇留下任何傷疤,可以說是福大命大,但是趙平津和許禾那一年卻還是帶著康寶去了一趟普濟寺。

當年趙平津還願時曾拜見過的那位高僧仍健在,趙平津請他幫忙測了康寶的八字。

那位高僧卻說,康寶這孩子命硬,性格也屬剛硬的一種,如今的名字有些稍弱,壓製不住,不如改成鋒利一些的字眼,強強對衝,反而對他更有利。

趙平津不大願意換名字,畢竟這名字還是他取的,但許禾想到康寶那次車禍的凶險,就心有餘悸,執意決定聽高僧的換掉。

最後高僧擇選了厲錚兩個字,又道,“這孩子天性裡帶著一股子衝勁兒和戾氣,雖然這對他將來事業十分有利,但感情上卻頗有些坎坷,名字裡帶上錚字,但願能化解一二吧。”

也許是因為從小在愛裡長大,所以性格稍顯飛揚肆意了一些,也許正是應了高僧的話,車禍恢複後,隨著年齡的增長,他果然漸漸褪去幼時的天真溫厚,性子裡漸漸有了邪氣的不羈,倒是頗有點趙承霖從前還在緬國時的風姿。

柚柚那個傻姑娘仍是一心一意的圍著他轉,可趙厲崢的心卻野的很,也大的很。

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厭倦了身邊那個滿心滿眼都是他的姑娘,他有了另外狂熱愛慕的獨立特行的女孩兒,就更襯得柚柚單調純白的讓他覺得無味,到後來,在他十**歲正叛逆的年紀裡,為了那個女孩兒,他和父母爭吵不斷,幾乎到了決裂的地步,傷了不知多少人的心。

但這都是十幾年後的事了,孩子們到底還是無憂無慮的度過了這麼多年愉快的時光。

季含貞出院後就直接去了月子中心,也是許禾當初住過的那一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