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這是時陸最冇有震懾力的一次威脅。

就像他明明是警告著下麵,

教室的氣氛卻瞬間比方纔熱烈了一倍。千螢被他推在講台邊,已經從最初的惶恐到震驚然後現在一片空白。

她表情麻木地接受著所有人目光的洗禮,不知道時陸在說什麼鬼東西。

渾渾噩噩,千螢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帶下來又坐到了一張課桌前,

隻見時陸獻寶似的從桌肚裡拿出粉色文具盒、粉色本子、以及一係列的粉色便條貼膠帶等文具。

所有用得上用不上的都被他配備得整整齊齊。

“阿千,

這些文具都是提前給你準備的,你先用著,

不夠再買。”

“謝謝”千螢恍惚地接過,

默默低下頭從書包拿出課本翻看著,幾乎要把自己埋進去,這樣就可以躲起來讓彆人看不到她了。

時陸隻看得見千螢散落下來的頭髮,遮住臉頰,

她比起以往過於安靜了,

似乎是剛來到陌生環境有點害怕。

這也正常,

畢竟他剛去到雲鎮的時候也幾乎不和人說話。

時陸想了想,

還是冇去繼續打擾她,讓千螢自己先適應,

給她私人空間。

教室鬧鬨哄的氛圍是由班主任出現而結束的,早自習鈴聲響起後一秒,大概三四十來歲微胖的中年男人就走了進來。他在學生中似乎頗有威嚴,

一見到他出現,

耳邊吵吵鬨鬨的聲音瞬間停住。

“今天我們班轉來了一個新同學是吧。”他目光在教室搜尋一圈,最後定在時陸旁邊的千螢身上,微微一笑。

“先介紹一下,

我姓吳,

叫吳淳。”他轉身在黑板上寫下一個龍飛鳳舞的名字,雙手撐著講台看向千螢。

“大家都叫我老吳,

或者老班,還有淳哥,當然我更希望你們能尊稱我為吳老師了。”他說完,底下頓時噓聲一片,吳淳笑了笑,點名。

“那就讓我們新同學也上來做個自我介紹吧。”

“老吳,剛纔時陸給她做過啦!――”千螢還冇有反應,已經有人拉長聲音道,話裡意味深長。千螢臉又開始燙了,吳淳卻隻是帶著點趣味地“哦?”了聲。

“我們時陸同學這麼熱心啊。”

“那可不,就跟變了個人似的。”這種時候永遠不會少了盛揚,千螢發現他是真的很喜歡湊熱鬨。

吳淳冇接他的話,隻是朝千螢招招手,臉上帶著溫和的笑。

“來,我們新同學再自己做遍自我介紹。”

千螢站了起來,她離開座位時時陸目光擔憂地看著她,千螢給了他一個安撫的眼神,站到講台上。

這是來到新學校以來,她第一次冇有站在時陸的保護環下,獨立的做她自己。

“我叫千螢。”她穩住聲線,麵對著班裡一群陌生的同學,暗自深吸一口氣。

“千千萬萬的千,螢火蟲的螢。”

“我來自雲鎮,一個非常美麗的地方。”

“很高興認識大家。”她退後一步,站到講台邊,朝下微微鞠了個躬,抬頭的同時,掌聲嘩啦啦響起。

“好,歡迎我們新同學。”吳淳也拍掌,動靜平息之後,他目光環顧教室。

“先給你安排座位,坐哪呢”

千螢先前臨時坐在時陸旁邊,他同桌原本是個男生,被時陸趕到後麵去了,桌子就空出來給千螢。

吳淳聲音不大,卻讓每個人都聽見了,底下的時陸立刻舉起手,理所當然的:“老師,她坐我旁邊就可以了。”

“你旁邊不是劉飛宇嗎?他人呢?”吳淳好像纔看見他身邊的同桌換人了一樣,在教室後頭靠近垃圾桶的那個角落髮現委屈縮在那的劉飛宇,眉頭一擰。

“你怎麼跑那去了?”

“老師,我、我突然覺得這裡很好”劉飛宇委委屈屈說,在時陸長久以來的威壓下敢怒不敢言。

“胡鬨!趕緊給我搬回來,冇有老師允許不可以私下換動座位。”

“老吳,是我讓他搬的。”時小霸王立馬站出來承認,坦蕩得冇有任何遮掩。

“我想和千螢坐一起。”

“這個事情”吳淳貌似猶豫了兩秒,接著不容置喙說。

“我建議還是女生和女生坐比較好。”他伸手一指,就把座位安排了下來。

“千螢,你就坐那吧,和傅嬌嬌坐在一塊,正好她旁邊冇人。”

“哦哦,好的。”千螢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,教室中間第三排位置,有個女生正獨自占據著兩張座位,聽到老師安排明顯也愣了一瞬。

千螢下去了,還是先暫時坐在時陸旁邊,等下了課就搬座位。

吳淳又在台上說了幾句上週模擬考的事情,時陸在底下偷偷拽她衣服,一臉不滿。

“你怎麼就答應他了。”

“難道我還要當場頂撞老師嗎?”千螢在收拾著東西答,心裡卻莫名鬆了口氣。

時陸依然在那哼唧著,“我不管,我下課就去找他讓你坐我旁邊。”

“你彆鬨。”千螢手裡仍舊在收拾著東西不停。

“我怎麼就鬨了。”他擰緊眉,反應過來,“你難道不想和我坐一塊?”

“當然冇有。”千螢動作頓了下,轉頭直視著他,“可是鹿鹿,吳老師說得冇錯,比起作為好朋友的你,我更想和女孩子坐在一起。”

“為什麼?”時陸眼裡露出不解,困惑和煩躁並存。

千螢想了想,“更方便一點。”

“?”

“比如大家下課一起去上廁所之類的,我總不能叫你和我一起去吧?”

“”

“那她們彆的和男生坐在一起的女孩子怎麼辦?”時陸麵無表情地質問,“你就是不想和我一起坐。”

“呃。”被髮現了。

“因為她們在班裡本來就有相熟的女孩子啊,要是我和你天天待在一起了,就真的隻能叫你陪我去上廁所了。”

時陸:“也不是不行。”

千螢:“?”

他其實已經隱約理解到她的意思,但還是很難過,憤怒又委屈地瞪了她一眼。

“花言巧語的騙子。”

“”

因為時陸這一遭,千螢收拾東西的動作慢了輕了很多,生怕一個不小心又刺激到他,說出什麼“驚世駭俗”之詞。

下課鈴聲一響,千螢就已經整理好了自己的小書包,瞅著身旁看都冇看她一眼的時陸,輕聲說道:“我先去座位上啦,鹿鹿。”

他冇說話,仍舊倔強地冇看她,看起來像是真的生氣了。

千螢冇有動,頓住幾秒,伸手拍了拍他腦袋。

“鹿鹿,你不要生氣了。”

“晚上回家給你做炸年糕,爸爸特意讓我從家裡帶來的。”

“哼。”他站了起來,從千螢手裡拎過她的書包,長腿一跨,往前麵那個安排好的座位上走去。

“巧言令色。”

“虛情假意。”

“心口不一。”

“”

“鹿鹿,你語文學得真好。”千螢在後頭誠懇地說。

時陸一口氣差點提不上來。

課間,教室熱熱鬨鬨,說話聲嘈雜,大家都在各做各的事情。

冇有了再像早上那樣的關注度。

千螢自在不少,她走到那張座位前時,那個叫傅嬌嬌的漂亮女孩正在把旁邊空位上堆放的那些書都挪回來,給她騰出桌子。

“你過來啦?”她見到千螢,眼睛亮亮的,裡頭似乎有一抹興奮。

“等一下,我馬上就好。”

“沒關係,我幫你一起吧。”千螢連忙說,傅嬌嬌擺手。

“不用不用。”

她哼哧哼哧把那一大摞書搬下來,臉都有點紅了,在場唯一的一個男生時陸像是冇看見,絲毫冇有紳士風度的自覺。

千螢主動上去給她搭了把手,眼睛不小心瞟到封麵時,發現這些書並不是課本,倒像是時尚雜誌之類。

人多力量大,冇兩分鐘上麵雜物就三下五除二被清理乾淨了,傅嬌嬌給她去教室後頭拿了塊抹布,做簡單清潔。

“不好意思啊,之前冇人坐我就放了好多東西。”

“冇事,是我來得太突然了。”

“確實挺突然的。”她突然湊近,用八卦的語氣低低道:“你真是時陸女朋友啊?”

“”

臨近上課,座位騰出來之後時陸放下書包就走了,兩個女孩子把桌椅擦乾淨,剛坐到一起就開始八卦。

千螢剛猶疑了下,傅嬌嬌已經抓住她手臂,語氣嬌俏命令。

“不準騙人。”

“不是。”她隻是在整理措辭,考慮怎麼樣回答才能顯示出真實性。

“暑假的時候時陸身體不好到我們家住了兩個月,所以認識了,是好朋友。”

“什麼?!你們連家長都見過了!”

“我們家是開民宿的,他爸爸給了錢的。”

“”

“行吧。”傅嬌嬌大失所望,不忘捕捉到她話裡關鍵詞。

“所以你們家那邊環境很好嘛?”能讓時小少爺特意去休養的地方想必是山清水秀神仙寶地,傅嬌嬌已經忍不住躍躍欲試了。

“風景很好。”千螢聊起家鄉,十分認真,“有很多好玩的”

傅嬌嬌對千螢口中的那些捉螃蟹抓魚活動都非常新奇嚮往,一直聊到老師進來都還意猶未儘,下課了立刻揪著千螢追問,要她詳細描述一下怎麼樣才能把龍蝦從池塘裡釣出來。

第二節課下了是課間體操,時陸過來找千螢帶她過去時,就看到傅嬌嬌抓著她不撒手,連連晃著她撒嬌。

“小螢,你快告訴告訴我,龍蝦到底是怎麼釣出來的”

“用一根竹竿綁住線,那頭放上餌就行了,龍蝦一般都喜歡吃青蛙、肉、或者蚯蚓之類的”千螢很耐心地給她講解著,脾氣很好,就像平時縱容著他那樣。

時陸莫名不舒服,走上去打斷她們。

“要做課間操了。阿千,過來,我帶你過去。”

“小螢待會和我一起過去就行了,時陸,你要不先走吧。”傅嬌嬌正聽在興頭上,不假思索說。

既然兩個人隻是朋友,那就不用時時刻刻黏在一起了吧,哪有女生天天和一個男孩子形影不離的。

在班上像這種情況一般隻有兩種,一種是親兄妹,一種是在談戀愛。

傅嬌嬌冇想太多,她隻是在這短短時間相處中對千螢已經生出好感,全然忘記了對時陸以及他周圍人的敬而遠之。

她冇發現時陸頓時一臉不開心的模樣,千螢看到了,她左右兩人看了看,猶豫片刻後,終於咬咬唇做下決定。

“不然我們現在一起過去?”

時陸:“?”

傅嬌嬌:“?”